好久沒來寫點像樣的文章,

有句話說:『進香近鄉情怯』,越久沒來灌溉這裡就會覺得越沒辦法來了。

不曉得還有沒有朋友再期待我的新文章?!o_?

想阿想著時間卻又飛快地流逝。

 

這篇不是我在日本的生活,想想在日本的日子也已經是半年多前了。(驚)

 

之前看到一段話是這樣說的:

『人總是會避免自己成為某個不好的模範,可是曾幾何時當自己已經跨越了那惡魔的邊界線,

   早已經不是當時堅持著不想成為那樣的大人的自己了。』

 

我小時候跟著外公外婆住在後山的花蓮,當兵時戲稱的『好山好水好無聊』的地方。

那時候覺得台北好遠,只有寒暑假才能搭火車來到台北到爸媽家過年過暑假;

然而我今年過年坐在我哥開的車裡,行經雪山隧道、蘇花公路,

那兒時以為的『台北⇔花蓮』的遙遠距離,卻只是幾個小時的距離。

 

小時後的自己看到的世界、自己的期望,

時過境遷,暮然回首,早已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景色的改變、以及自己的改變。

我們都變了、也老了。

頭上煩惱絲不知不覺中已經從旺盛的黑髮之際,默默地白髮絲如突然飛近的蒼蠅般地竄了出來;

一絲絲的白髮好像在告訴我歲月總是在不斷蹉跎中被我無視地向前飛奔,

過去期許自己的身影也越來越遠、越來越淡薄,好像十年就像是一百年這麼久遠。

 

其實並沒有太負面的思緒,

只是很單純地覺得自己把自己給遺忘了,當跨越了那個惡魔的境界線之後,一切就失控了。

 

但文章還是要寫下去,日本的旅程還是會寫完的。(被揍)

 

 

全站熱搜

samuim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