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覺面目可憎、言語無味,
實是有其道理啊!(茶)

雖然我天天埋在書堆中,
但埋身於其中跟讀書是兩碼子事,
完全沒關係地......。

還記得我也曾經是文藝少年呢!(茶)
寫寫詩、寫寫詞,那是在高中的年代,
雖然不甚成熟,但這的確是當時的興趣,
雖然不是信手拈來即成賦,但因當時持續有在唸書,
所以語感還算可以。

大學的時候,算是更進一步,
有一陣子跟同學會在msn上用俳句來表達最近的心情,
因為那時候也有在唸書。

前幾天想用櫻花來寫個俳句,
卻是猶豫了半天下不了筆啊!

三日不讀書,
又豈只是三日之數?

    全站熱搜

    samuim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